Do what i love and just do it!

听沙漏的猫

街角垃圾堆两只疯狗
撕咬着为了一块腐肉
喜欢吃苹果讨厌老鼠
太独特的猫没有朋友

蹲巷口看着男女狂吻
口水在舌尖像酒游走
在屋顶摆弄花布玩偶
没有爱好算不算怀旧

一只猫午夜趴在窗口
听着倒放的沙漏
听着时间偷偷流走

听沙漏的猫
惯性失眠一天一夜不用睡觉
看到老鼠只是微微一笑
慵懒的摆动尾巴
最怕突然袭来寂寞
最怕深夜里安静无聊

听沙漏的猫
看窗外青苔开了又败没人知道
喜欢静悄悄漫步不被打扰
微闭眼假装睡觉
最怕老鼠鄙视嘲笑
最怕一个人突然变老


公子辞

青发悠悠似水涛,素带飘飘敛余梢。

剑眉淡淡伊难消,寒目清清似濡淏。

蝶领彬彬平肩袒,兰巾漫漫应光颢。

白衫盈盈随风扬,缥袖绰绰掩健臑。

折扇翩翩樱花舞,神采奕奕胜白骜。

宝璨熠熠腰间系,衣冠楚楚照碧筱。


哈哈 美女 

美人志:

eatting:

摘了牙套之后,特别爱笑

In the End

分享 Linkin Park 的歌曲《In the End》http://www.xiami.com/song/2081037(分享自@虾米音乐)

201508 上海国赛记

LOFTER官方博客:

【今日推荐】 @NAM,INGEUN 南仁根  ,韩国知名旅行摄影师,他的足迹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他擅长通过图像表达人与自然共存的奥妙,作品以富含丰富情感被韩国摄影界所熟知。

因作品的优秀表现力,南仁根曾在国内外展览得到30多个奖项,出版过《韩国 情感 照片旅行地》等多本个人摄影书籍,2011年至今在首尔举办过多次个人摄影展,最近他刚刚办完主题为《摄影师的旅行》的个人影展。

 去  @NAM,INGEUN 南仁根  主页欣赏更多优秀作品

Rick's Cafe:

曼哈顿日落——摄于帝国大厦楼顶

我们都爱画电影:

_小祺_:

6月9号撸的娇尼(●'◡'●)ノ♥

毕业咯,吾乃席中一霸,屈身而坐。

ghostsf 一个文艺IT男

曾经作诗:

字子赢,模仿了苏轼,拜读了叶芝,随手写了顾城。推敲用词,堆砌辞藻,提笔斟酌,落笔风骚。

曾经写文:

笔名骆行沙,也许只是一只五劳七伤的骆驼,在广袤无垠的沙漠里,漫不经心地踩出了痕迹。风沙过后,沙漠依旧,过往的痕迹已不在。

曾经作画:

喜欢观察,喜欢模仿,喜欢铅笔在纸上的沙沙声。不在乎过程的漫长,只在乎作品的细节,画到七窍流血也在所不惜。

如今设计图片:

会用点ps,会用点sai,会点鼠绘。鼠标代替了画笔,画布面板变成了画纸,更精确的参数设置可以不断地完善作品细节。

如今编辑视频:

会用点pro,会用点ae,剪辑片子,录制生活,记录点滴。后期编辑设计,欢喜总在渲染之...

小说梦境——《尾声》

1

嘈杂的夜。遇到了萧。

像是几千个碎片拼起的图形,他是我想找到的最后一个碎片。完完整整的一个故事,终于在那蜻蜓点水一刹那露出了冰山的最后一角。原来,我自负地以为一手自编自导自演的好戏,竟还有一个人暗暗推波助澜。


仍然。仍然。

回到家里。打开扣扣。这个仍然的人加我为好友。

“萧。你是萧对不对?”手指莫名的颤抖。

“额。”

“我猜的。”回家前见过一面,想必是他吧。

“妈呀,太厉害了。”她曾说你生性聪敏,果然。

“这个网名。她用过很长一段时间。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像是一枚石子击开了死水一潭,弥漫的轻雾掩着层层泛起的涟漪。

“。”

“你还联系她吗?”我还是免不了好奇心。...

一座城市

一座城市,两处闲愁。又是七月,谁会借我一滴眼泪,润湿我最后一季的忧伤。


当晚霞弥散,当繁星满缀,淡淡的情怀,绵绵的思念,只为一个梦境而等待;当红尘拭去,当缘分殆尽,漫长的等待,恪守的承诺,只为一场相遇而忧伤。迷失在一段过往中,曾经试图走出记忆,试图走出锈迹斑斑的牢笼。可惜,每晚街角的灯晕下,心谷里荡着,都是你唱的歌。


三年前的那个七月,我给了你一个承诺和一份等待。三年后的这个七月,你却给了我无期的等待和无尽忧伤。只有这座城市,依旧被黑天鹅似的夜幕笼罩着,淡绿色的天空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似乎在掩饰这三年的岁月,似乎吞噬着我们之间的感情。

最恨高楼一角斜着的残...

爱情 还是不要等的好

1月15日  晴
今天,小米告诉我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是在A班。小米说,是一个很美的人,就像天使一样。
男的怎么能用美来形容呢?我当时还以为小米吃错药了。
当小米讲起这个男生的时候,脸上泛着的笑,总是满满的,这就是---幸福么?
我不懂。
不懂。

1月16日  晴
晚上没有事干,一个人在网上闲逛。窗口突然抖动了。
一个叫做,暗夜的人。
有空吗?聊聊?
嗯。我发了一个表情过去。反正自己现在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应该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吧。她说不上是很漂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想保护她的欲望。
一见钟情?我当时看到还不禁一笑,这年头还有一见钟情,少见啊。
喜欢,就告诉她啊...

逆行的伞

独自
撑着一纸的孤单
任雨
在头顶轻叹
我在人群拥挤中逆行
渐渐丢了
手中握紧的伞
依稀
我看见水洼中倒映的脸
彷徨不安

_

独自
撑着一纸的茫然
任雨
掉落无言的悲欢
我与人群擦肩而行
似乎想起
去年身旁的伞
如果
我期待那一瞬的相视无言
不问不管

_

独自
撑着一纸的遗憾
任雨
溅湿双脚的蹒跚
人群在我的思绪中逆行
使我忘了
捡起丢落一旁的伞
于是
我祈祷前方背影的黯淡
顾首回盼

驿站

遇见湛蓝那一年,朵陌十八岁。
那年,他们同时上大一,作为新生代表,同时上台讲话。



那是在七月,阳光斑驳的打在树影上,风儿悠悠的摆弄女生们的裙摆,蝉儿闷热的叫着。朵陌一个人坐在窗前的桌子上,呆呆地望着窗外,细细的思考着少女的心事。忽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朵陌认得他。没错,他就是开学那天,作为新生代表之一上台讲话的人,湛蓝。他身旁跟着一个女子,有说有笑的。朵陌对他没有好感,觉得他太高傲,说话不够有雅致。

没多想,朵陌起身便去逛街了。

七月酷暑,着实把人累得慌。朵陌在地下市场大包小包的挑了一大堆东西,摇摇摆摆的准备往回走,天气热的把朵陌的脸闷得通红,由于双手提满东西,没有打伞。没走多久,突然就觉得一阵阴凉,...

这个冬天有点冷

把冬天说得很冷会不会有些伤感 额 也许吧

不愿意早起了 因为有点困了 也许是因为冬天吧 这个似乎是所有生灵都在冬眠的季节

或许是温暖的被窝吧  无意间就把我扼杀了 在一个没有鸟啼声的冬日早晨

一个闹铃接着一个电话 在枕头下面的某一处 振动加伴奏 我想说 我不习惯这种打击乐 无奈 忽略闹铃 接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  有个熟悉的声音 上早自习了吗

这头 粗糙的声音 没有

话说 这天...

我想写点东西

写点东西吧。


跟你讲吧,“幼稚”其实是一个很有奥妙的词语。为什么会有人说你幼稚呢?也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一句话:“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总是幼稚的”。是装的吗?还是出于某种必要?而这里的“幼稚”又该怎么解释或者描述呢?而我又在一个地方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如果你觉得我冷漠,傲慢,高傲,坚强。你好,我们是泛泛之交;如果你觉得我可爱又好玩,各种无厘头,嗨,我们是熟人;如果你觉得我很二,很轴,很傻,很白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如果你觉得看着我蛮不讲理,胡搅蛮缠,折磨人,粘人,爱哭,脆弱。谢谢你,我爱你。”“幼稚”是不是要解释成这里的傻,这里的二,这里的白痴勒?“幼稚”到一定的境界呢?“蛮不讲理,胡...

偶尔写写文字还是好的

好久没有写文字了。或许已经忘记,我曾经是个文字控。
  

   所谓的忙忙碌碌中,渐渐地荒废了那片精神空间。总是找寻不到当初的冲动,总是找寻不到如今坚持的理由。只是不知所措地坚守着那份莫须有的固执。
  
  偶尔想想,下半年就大三了,明年的下半年就大四了。 再看电脑桌面各种凌乱,思绪更是凌乱,像永远看不到答案的F(x)。这两年学了好多技术,学了好多知识,但是大多学一半丢一半。学得多了,自然不知到底想要干什么,自己到底能干什么。也许这是在暗示,我该找准方向了。每一个方向,必然有一个目标,一步一步地走...

骂醒我 —— 我们的歌 

有的时候很想玩
有的时候只想和你作伴
心情不停不停地旋转 Oh yeah~
就算发了脾气嫌你烦
也愿意为你接受任何挑战
要你笑得最灿烂
恨别人管我 又爱有人等我
嘴里喊着想自由 又渴望你抱我
每次看你难过 不管我道歉没有
心还是会刺痛 Oh~
Babe 能不能抓住我
当我的心被搞乱了
当我又笨得要逃走 Oh~
Babe 从背後抓住我
当我的冲动又犯了
当骄傲把我变讨厌了
狠狠骂醒我yeah~
不要放弃我yeah~
有的时候很简单
有的时候沟通那么的难
就有冲动调头不听也不看~
就算争吵的话多难堪
最後还是鼻酸又抱成一团
就怕爱变遗憾~
Babe 能不能抓...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叹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已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
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千情万怨已皆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图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
白雪纷飞都成空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
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
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叹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已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
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

2 / 2

© ghosts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