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what i love and just do it!

绿与白的邂逅——真正的哲学

绿与白的邂逅——真正的哲学

 

 

黑暗之中,阴影之下,永远有你所不知的东西存在着.........

  当漆黑的月色开始哭泣的时候,

  金色的晨光正在魔法中重生。

                                                  09.10.31            

 

 

你那纤细的长腿,

常常被或深或浅的牛仔裤紧紧地裹着,

颜色深的时候,你高挑,俊俏,而不失典雅。

浅的时侯,你简约,时尚,又不失纯真。

牛仔裤上的褶皱,以因你而转变了它存在的缘由。

——不是因为你小腿大腿的屈伸和脚腕的转动,而产生了褶皱。

——而是因为褶皱的产生才有了你纤腿曾经活动过得凭证。

牛仔裤也因为你而改变了它原有的硬度属性,和你那性感的

大腿一样绵软而不失饱满和弹性。

                                                   09.10.31                 

 

 

你纯真而诡异的笑容

笑消融在天边的鱼肚白里

海风从耳畔吹过

带来了你曾经在我耳边的呢喃

望着远处的灯塔

懵懂地以为那就是初升的太阳

——因为你的存在

才有了时光永恒的定格

                                                    09.11.3

 

 

 

那段时间之后,

你在我的世界里渐渐消失尔后。

你以简单的三个字,

虚拟在哪19英寸的银屏里。

听不见你童稚的脸颊。

嗅不找你淡雅的发音。

 

而今

你又一次黯然消逝

把我遗留在另一个世界

——一个没有你的世界

                                                     09.11.5

 

一头黑亮的青丝

  给你披上了成熟的外衣

  掩盖了你昔日的童稚气息

淡淡的眉宇间

  流露出你的纯善和多情

  你喜欢用同一只眼睛看我

也许

只有这样

才可以在你的眼睛里

看到唯一的一个我

                                                       09.11.7

 

                                                              

以契约之名, 

召唤雨之精灵,

化作禁锢的枷锁,

迷失的鬼魂来束搏吧........

                                                        09.11.8

                                                                ——(摘自 《绿与白的邂逅》 )

 

《绿与白的邂逅》作为日记体的随感,在昔日的余晖里渐渐消融和沉寂。但在另一方面,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给哲学披上文学的外衣,在不经意间浅浅地道出了我的哲学论。

倘若继续延用这件炫彩的外衣(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大堆青春文字的堆砌),那么我就可以简单地说明一下我说“扬言”的真正的哲学。就在回答思维和存在的第一性问题上,认为存在为本源的唯物主义,在我这里可以代言为“绿”,而认为思维为本源的唯心主义,则可代言为“白”。这么说来我的哲学论就可见一斑了:真正的哲学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辩证统一,也就是绿与白的辩证统一。这是说在物质世界里(客观世界)里,物质决定意识;在意识世界里(主观世界)里,意识决定物质。而且,这只是某一时刻的静态表现,换句话说,就是这两点在任何时候都处于永无止尽的循环往复之中。

关于绿的相关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哲已经做了尽善尽美的阐述。在回答物质与意识何者为本源的问题上,辩证地看到了“在物质世界里(客观世界)里,物质决定意识”,并且还向历史和空间上做了衍生,创造性地提出了矛盾的观点,总结出一套可以正确处理矛盾的方法矛盾分析法。这确实是在物质世界里,值得存在的哲学观。

“虽是一片绿叶,我已知青山。”绿的观点被很多人接受,在很多人心里根深蒂固。既然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了解了那一片绿叶,有的也许已然知了那座青山。但是我想反思,为什么会有很多人会接受绿?有一个小女孩回答了我的问题。“因为很容易理解呀!”她说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童稚的光芒。那么这样说来,之所以白一直以来只能有两种意识形态,而且只能有一部分哲人,而且是很少的一部份,可以接受、相信和明晰,譬如王阳明、朱熹、黑格尔。他们的观点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或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被人们视为经典,引起一波一波的哲学争论。而这,又是为什么呢?如果就那位小女孩的纯真思维,她会怎样想呢?我想同样是很简单的。因为白很难被人们理解或很少有人能承认。

既然绿已经被人们熟识,那下面我就先白开始。

关于白,王阳明在回答他朋友问题时说,那你来看花树,它才存在;你不去看,山中的花树就不存在。这句话反映了王阳明的心学思想。这就话引起很多人的费解,以至有人反对:王夫之就曾说过,浙江有座山,我没有去过那座山,就说那山不存在吗?提出了与王阳明针锋相对的观点。

 

评论

© ghostsf | Powered by LOFTER